前夫以死相逼!農婦頂全村非議「帶癱夫改嫁」又生1兒1女 「3人同處1屋」2任尪勝似親兄弟

前夫以死相逼!農婦頂全村非議「帶癱夫改嫁」又生1兒1女 「3人同處1屋」2任尪勝似親兄弟

「我前25年的命是父母給的,後18年的命是金玲給我的。鄰近幾個村像我這樣在煤窯上出事、情況沒我嚴重的人都去世了。」高位截癱的郭紅建面對採訪,情緒激動地說。汪金玲也不願多談照顧郭紅建有多辛苦,她說:「進了一家門,就是一家人,照顧自家人,沒啥說的,也沒啥怕的。18年來,我最怕的是他遭罪,我卻借不到錢給他看病。」

前夫以死相逼!農婦頂全村非議「帶癱夫改嫁」又生1兒1女 「3人同處1屋」2任尪勝似親兄弟

今年46歲的汪金玲是河南唐河縣馬振扶鄉關地村農民,上個世紀90年代末嫁給小自己三歲的郭紅建。兒子1歲前,一家三口幸福和睦,小日子雖苦但也衣食無憂。2000年2月,在家務農的金玲突然得到遠在山西煤窯打工的郭紅建遭遇事故的消息。不久,離家時健壯如牛的丈夫被抬進家門,腰部以下失去知覺,高位截癱。煤窯坍塌事故給的2萬元賠償款在給丈夫治病中很快消耗殆盡,不富裕的小家迅速背上了大量外債。

前夫以死相逼!農婦頂全村非議「帶癱夫改嫁」又生1兒1女 「3人同處1屋」2任尪勝似親兄弟

丈夫出事後,家中重擔一下子全落在當時年僅28歲的汪金玲身上。汪金玲不但要照顧病中的丈夫、年幼的兒子、田裡的莊稼,每天還要想著去哪裡借錢給丈夫看病。本指望尚年輕的公公婆婆能搭把手替自己分擔一些,誰知第二年婆婆就突患急性白血病驟然去世,2002年,公公也在一場意外事故中走了。攜病夫帶幼子,汪金玲靠種地的微薄收入,挑起了殘缺的家。

前夫以死相逼!農婦頂全村非議「帶癱夫改嫁」又生1兒1女 「3人同處1屋」2任尪勝似親兄弟

郭紅建眼看不富裕的小家背起高額外債,而自己完全喪失勞動能力,吃喝拉撒都要人照顧,他一籌莫展。當看到年輕的妻子背著年幼的兒子,在田裡插秧插到手指流膿;看到別人的莊稼及時收了,而自家的麥子被大雨淋泡在田裡;看到自己住院時,妻子因求告無門哭腫的眼睛,他更是無能為力。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逼妻離婚。可金玲是個拗脾氣,說什麼也不離,無奈之下,他選擇服用安眠藥自殺,所幸三天後被搶救過來。

前夫以死相逼!農婦頂全村非議「帶癱夫改嫁」又生1兒1女 「3人同處1屋」2任尪勝似親兄弟

郭紅建以死相逼,汪金玲怕了。她也明白,再獨撐下去,不但自己與郭紅建會崩潰,還會連累兒子。她同意離婚,但離婚的條件是:帶夫改嫁!2008年,經人介紹,汪金玲認識了劉萬繼。劉萬繼憨厚老實,離異無孩。對劉萬繼,汪金玲只有一個要求:「我改嫁,為的是有個人幫我照顧紅建和孩子。如果你願意幫我,我肯定實心跟你過;如果你不願意,就算了。」汪金玲的為人,劉萬繼早有耳聞,他摸了下腦袋,說:「中!」

前夫以死相逼!農婦頂全村非議「帶癱夫改嫁」又生1兒1女 「3人同處1屋」2任尪勝似親兄弟

婚後,汪金玲住進了距郭紅建家有一公里山路的劉萬繼家。劉萬繼住在山坳裡,除三間破土房外,沒有家產沒有地。白天,兩家合一家,不分彼此,同在山下郭紅建家做飯吃飯,農田裡的活兒包在了劉萬繼身上,他負責春播夏管秋收冬藏,汪金玲則負責一家人的衣食住,伺候郭紅建吃喝拉撒。晚上,一家分兩家,汪金玲和劉萬繼回到山裡,涇渭分明。幾年後汪金玲與劉萬繼生育了一兒一女,如今女兒9歲,兒子也5歲了。圖為夫妻二人山坳中的家。

前夫以死相逼!農婦頂全村非議「帶癱夫改嫁」又生1兒1女 「3人同處1屋」2任尪勝似親兄弟

在這個家,三個娃都叫郭紅建和劉萬繼「爸爸」。孩子們從不問為什麼自己家和別人家不一樣,也從不計較哪個爸更親。他們只知道,兩個爸都疼愛他們。平日裡,孩子們會幫郭紅建端茶倒水,也常幫劉萬繼幹些農活。兩個家裡,三個孩子的獎狀、稀奇希奇的事,我從來沒見過。」

前夫以死相逼!農婦頂全村非議「帶癱夫改嫁」又生1兒1女 「3人同處1屋」2任尪勝似親兄弟

小山村地偏人稀,沒有學校,三個孩子求學期間一直住在十幾裡外的鎮小學裡。如今,大兒子外出打工,住在鎮上的一兒一女每周回來一次。因為家裡經濟太過緊張,一直沒錢買電視、電腦,兩個孩子知道郭爸爸常年呆在家裡無聊,每周五下午,他們從學校一回到家,就會圍在郭紅建身邊,給他講學校裡發生的事情,因為有兩個孩子的嘰嘰喳喳,家裡顯得格外熱鬧有活力。圖為汪金玲的女兒給郭紅建展示她新得的獎狀。

前夫以死相逼!農婦頂全村非議「帶癱夫改嫁」又生1兒1女 「3人同處1屋」2任尪勝似親兄弟

每到飯點,汪金玲像往常一樣,給全家做好一鍋飯,用盆裝好放在郭紅建小床旁邊的飯桌上。她先幫郭紅建盛飯端飯,然後再給丈夫、孩子們盛。兩個爸一個媽兩個娃,一家人圍坐在一張飯桌前吃飯的場景,在劉萬繼進入這個家庭後,在郭紅建不去醫院的日子裡,一直持續了整整10年時間。

前夫以死相逼!農婦頂全村非議「帶癱夫改嫁」又生1兒1女 「3人同處1屋」2任尪勝似親兄弟

因為家境特殊,一家人在一起時,大家都竭力維持表面上的開心。只有兩個男人坐在一起時,才會談起「男人難事」。郭紅建雖高位癱瘓,但手並沒有廢,他一直希望能有台電動輪椅,便將這個想法告訴了劉萬繼。2013年秋,劉萬繼赴京打工,一為賺錢養家,二來他真的想給郭紅建買個輪椅,替妻子解決點困難。誰知建築工地的腳手架出了問題,他不幸雙腳嚴重骨折。那年冬天,兩個男人都躺在床上,全靠汪金玲一人忙活。

前夫以死相逼!農婦頂全村非議「帶癱夫改嫁」又生1兒1女 「3人同處1屋」2任尪勝似親兄弟

劉萬繼的傷養好後,再也不能幹重活,但好賴能自由行走,金玲愁的還是郭紅建的病。18年來,郭紅建一直是系著尿袋生活,稍不注意就會發炎感染。雖然金玲盡心照顧,但每年郭紅建還是會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住進醫院。前段時間,他又因膀胱結石導致高燒不退,在縣醫院花了一萬多才保住了命。那些天,劉萬繼要照顧自己80高齡的父母,汪金玲只能一個人陪在醫院。

前夫以死相逼!農婦頂全村非議「帶癱夫改嫁」又生1兒1女 「3人同處1屋」2任尪勝似親兄弟

「紅建得病以來,家裡大約已經花了50多萬。我粗算了一下,他18年來天天吃藥,光葯錢就花了十幾萬,每年還因膀胱感染至少住兩次院,每次都要一萬元左右。醫生說,他的病需要長期治療和護理,具體花多少錢誰也說不清,但肯定不是小數目,讓我們做好心理準備。」汪金玲說,家裡的主要經濟來源就靠幾畝口糧田,家裡還有兩個正上學的孩子,劉萬繼因腳傷也不能外出打工,「我啥也不怕,就怕沒錢繼續給他治病,讓他遭罪。」

前夫以死相逼!農婦頂全村非議「帶癱夫改嫁」又生1兒1女 「3人同處1屋」2任尪勝似親兄弟

願苦難早日過去,讓整個貧苦的家庭早日過上好日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