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蚊型轎車愛好者心聲:不想面對不和睦的家庭,和朋友騎車是每天唯一期待的事

最近因為沈可婷的案子,再一次掀起了熱烈的討論。每個人都會感到奇怪,為什麼這些年輕人會在馬路上隨意地騎一輛改裝過的自行車或者「蚊型腳車」?

大馬蚊型轎車愛好者心聲:不想面對不和睦的家庭,和朋友騎車是每天唯一期待的事

根據有關媒體和蚊型腳車司機的談話,我們知道,這種危險的行為可以使他們遠離破碎家庭和獲得自由,同時也使他們遠離了不好的東西。

自由和刺激的背後 不為人知的家庭故事

拉菲克今年13歲,他說:「我爸媽在家常常爭吵,和朋友一起騎車能讓我變得興奮。我和我的朋友一起騎車,我會忘記所有家庭的不愉快。」

大馬蚊型轎車愛好者心聲:不想面對不和睦的家庭,和朋友騎車是每天唯一期待的事

參與蚊型腳車活動的主要原因是獲得自由的感覺,雖然他明白這個運動的危險性,但是他還是願意冒這個險,而不願意看見他們的父母在家裡吵架。

另外一名13歲的年輕人,自稱海卡,他承認:「和朋友們騎蚊型腳車是他每天唯一的願望。」

我們的父母經常外出工作,而我們又沒有什麼事情可做,於是我們就騎自行車。

在不良愛好與蚊型腳車之間的選擇

另一位15歲的青少年丹尼爾說:騎蚊型腳車是他覺得最安全的活動,只因他活在個不利於年輕人的環境中。

來自一個廉價組屋地區,像我這樣的青少年除了違禁品之外,也沒有其他的活動了。為了避免這種情況,我選擇了蚊型腳車。

他也坦言:我父親是個「癮君子」,他去世了,所以我不想步上他的後塵才會選擇和朋友在晚上騎腳車。

我媽媽在一家工廠上夜班,剩下我單獨在家,所以我和朋友們就晚上一起騎腳車。

另外一個15歲的男生丹尼爾說:「騎蚊型腳車是最安全的,因為他生活在一個對年輕人不利的地方。」我住在廉價組屋地區,和我一樣的十幾歲的孩子,在這裡沒有任何的活動,只有吸食違禁品。我只能選擇蚊型腳車躲避這個問題。他還承認:「我爸爸已經去世,就因為違禁品,因此我不願意像他一樣,所以在夜晚和朋友一起騎車。我母親在工廠里值夜班,我一個人在家,於是我和朋友們就在夜裡騎車。

不懲罰但引導正確方向

據報道,蚊型腳車族會將腳踏車改造為較短的把手、座椅和沒有煞車,從而更易於進行高難度的特技表演。

一名腳車修理廠的老闆阿克瑪阿斯·法慕達力說:「不應該懲罰這些孩子,反而應該引導他們正確的方向,讓他們利用閒暇的時間做更好的事情。」

大馬蚊型轎車愛好者心聲:不想面對不和睦的家庭,和朋友騎車是每天唯一期待的事

他在吉隆坡孟沙的一家小型自行車店,在周末通常會有60多個年輕人來店裡。這些年輕人一般都想進店裡,把他們的自行車改造一下。他補充道:大部分的青少年都是家庭破裂的。

腳車店老闆:接受正確教育

腳車店老闆說:「他們需要接受教育,告訴他們這不只是為了速度和危險的生活。」

儘管他對這些孩子的興趣表示不滿,但是他並不覺得他們應當被處罰,而是要把他們引入更有效的活動中去。

民眾和政府應當注意到兒童對自行車的喜愛,因此我們應當教導他們怎樣安全使用自行車。

他還說:「我們應該鼓勵年輕人用正確的方法騎長距離車,而不是從山坡上跑下來比誰騎得快。」

一旦他們這麼做了,他們就會對長距離的騎車感興趣,從而讓他們看到了另一個世界。

另外,阿克瑪還表示,他將用自己的收入,為那些在周邊地區廉價組屋的的年輕人免費提供自行車技術課程。他說,現在有80多位年輕人在亞航基金會的資助下參與了一對一的課程。

他還說:有些年輕人在參加這項計劃之後,就不再參與蚊型腳車活動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