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在這套房裡住兩年了,姐夫為什麼要賣掉」「我們離婚了」

01.

我們常常覺得,結了婚就是一家人了,從此不分彼此,患難與共,攜手相伴一生。這話是不錯,但婚姻也是有底線的,沒有付出是理所應當。如果有一方沒有婚姻的邊界感,只知道一味在婚姻里索取,那這段感情,是很難走到最後的。

其實很多時候,在愛情和婚姻里的得寸進尺,恰恰是源於另一方的縱容。平等的關係一旦被破壞,接下來就是永無止境的偏失。

到那時候再想矯正,只怕已經回天乏術了。

逸茂對此,就深有感觸。

逸茂和他的妻子碧雨是自由戀愛,他們兩人,稱得上是郎才女貌。

碧雨很漂亮,從小到大一直是班花級別。而逸茂自身能力很強,畢業後自主創業,短短几年就實現了經濟自由,靠自己在二線城市買了兩套房,一套自住,一套出租。

旁人看來,他們很般配,逸茂從前也是這麼認為。他理想中的妻子,本來就不需要在事業上有什麼建樹,只要做他身後的女人就好。

而碧雨,就符合他關於愛情和婚姻的所有幻想。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碧雨家世不好,出生於農村,家裡還有一個弟弟。而且這麼多年,父母一直有些重男輕女,最好的永遠是留給弟弟。

在這樣家庭環境中長大的碧雨,難免被同化。

面對父母的偏愛,她並沒有委屈嫉妒,而是把對弟弟好當成了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自從她開始工作之後,有一大半的工資,都給了沒有工作遊手好閒的弟弟。

而逸茂的家庭是非常標準的書香世家,父母都是教授級別。所以當初,逸茂和碧雨要結婚的時候,逸茂的父母是反對的。

因為父母覺得,在這樣家庭環境中長大的女生,難免帶著些封建落後的想法。換句話說,他們覺得碧雨雖然漂亮,但除了漂亮,其他都配不上逸茂。

但無奈逸茂喜歡,他們和逸茂僵持了很久之後,也只能選擇妥協。畢竟逸茂現在自己很優秀,基本也不需要他們擔心,難得喜歡一個人,他們也不好「棒打鴛鴦」。

「姐,我在這套房裡住兩年了,姐夫為什麼要賣掉」「我們離婚了」

02.

逸茂沒有花父母的錢,不論是婚姻的開銷還是彩禮,都是逸茂自己掙來的。他用這些年的積蓄,給了碧雨一個盛大的婚姻。

就這樣,他們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迎來了屬於他們的幸福生活。

婚後的一天,碧雨支支吾吾地找到了逸茂,說想把逸茂出租的那套房給弟弟住。因為碧雨的弟弟也想來大城市打拚,但如今工作還沒有著落,如果還要付房租,生活可想而知會很艱難。

作為他的姐姐,她肯定不能不管。

那時候的碧雨,其實還是有分寸感的。她知道這並不是一件理所應當的事情,沒道理她的原生家庭還要逸茂來幫扶。所以提出這個要求,她還覺得很不好意思。

但逸茂對此沒有什麼意見,不就是每個月少收房租嗎,對他來說不算什麼。於是他爽快地同意了,還安慰碧雨說,不要覺得不好意思,以後有什麼困難儘管和他說。

畢竟已經結婚了,都是一家人了,適當地幫襯一下小舅子也是應該的。

於是,碧雨的弟弟就這樣住進了逸茂的房子裡,這一住,就是兩年。這兩年來,碧雨就像變了一個人,她曾經的分寸感,在逸茂的縱容下一點一點的消耗光。

如今,她可以非常自然地拿著逸茂的錢,去支援原生家庭,她的弟弟早也被她寵得無法無天,工作永遠是三分鐘熱度,覺得累了就辭職,沒錢就問碧雨要。

每個月碧雨都要給弟弟一大筆錢,而這筆錢自然是逸茂出的。

「姐,我在這套房裡住兩年了,姐夫為什麼要賣掉」「我們離婚了」

03.

最開始,逸茂覺得碧雨的家庭有困難,他自然是能幫就幫,畢竟結婚了,就是一家人了。但是後來,他漸漸覺得不對勁了,碧雨的所有重心都在原生家庭上,根本就沒有為他考慮過。

而他呢,彷佛只是碧雨的取款機,樂此不疲地做著扶貧的工作。

最重要的是,碧雨不學無術的弟弟,沒有任何關於金錢的概念,想要錢就問碧雨要,而碧雨問都不問,直接就給。

雖然逸茂掙錢多,可是也禁不起這樣花。

可是,如今他和碧雨已經完全說不通了,他表示出一點不滿,碧雨就會覺得:「你一定是不愛我了,為什麼以前可以,現在卻不行?」

所以,逸茂真的是有苦說不出,婚姻也開始越來越偏離幸福。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是這麼微妙,無論是夫妻,還是別的人際關係,都很忌諱沒有底線地付出,因為時間久了,對方就會習慣了,不會再對你的付出感到感恩,反倒覺得這是你應該的。

一旦你的態度發生改變,不再願意繼續付出,對方就會開始道德綁架你,將你以往所有的付出,全部否定。

人性是複雜的,守不住底線,註定會吃虧。

真正讓逸茂徹底心灰意冷的,是兩年後,當時他的公司出了一點問題,導致資金周轉不開,如果處理不好,很有可能會面臨破產。

那段時間,他忙得焦頭爛額,到處籌措資金,最後還是不夠。於是,他打算把碧雨弟弟住的那套房先賣了,反正弟弟如今也沒有工作,回老家住也是一樣的。

但沒想到碧雨聽了之後,非常生氣,覺得逸茂自私。畢竟,逸茂的父母活了大半輩子,肯定能有不少積蓄,為什麼一定要賣房呢?

「姐,我在這套房裡住兩年了,姐夫為什麼要賣掉」「我們離婚了」

04.

逸茂耐著性子和她解釋了半天,表示父母並不容易,年老了手裡總需要點錢養老,而且還向父母要錢,顯得他多窩囊呢?何況他也不是沒錢,這套房本來就是他的資產。

但碧雨不聽,和他大吵了一架,還拿離婚威脅逸茂。

逸茂當時因為公司的事已經太累了,看著無理取鬧的碧雨,他只覺得疲憊不堪,根本不想再去哄了。而且,碧雨又何曾考慮過他呢,她只想著弟弟,而他的難處,她永遠看不到。

於是逸茂也不想挽留了,生氣地說:「離就離,房子我一定會賣的,現在想想,這婚姻也沒什麼意思。」

碧雨也在氣頭上,兩個人一衝動就離了婚。等到冷靜下來,碧雨才開始後悔。

說真的,去哪裡找逸茂這麼好的老公呢?那麼縱容自己,又那麼大方地幫襯自己的娘家。可是她道了歉,說了無數好話,逸茂都沒有回心轉意。

甚至後來,還把她拉黑了。

碧雨的弟弟覺得莫名其妙,打電話質問姐夫:「我在這套房子裡住兩年了,你憑什麼要賣掉?」

逸茂冷冷地回一句「憑我離婚了」就掛了電話。

弟弟不信,又跑來質問碧雨:「姐,我都在這套房裡住兩年了,姐夫為什麼要賣?我都已經住習慣了,把這當成自己嫁了,他忽然要賣,太不厚道了吧?」

弟弟的一番話,終於讓碧雨想起了很多事。

她曾經不是這樣的,是什麼時候開始,她習慣於向逸茂索取,而從來不考慮他的感受呢?是什麼時候開始,她心安理得地用逸茂的錢支援父母和弟弟,而忘了他也會覺得不舒服呢?

想到這,她嘆了口氣,告訴弟弟:「他說的沒錯,我們真的離婚了。」

原來,是她親手摧毀了他們的婚姻。可是現在,再怎麼後悔也於事無補了。

所以你看,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什麼理所應當。逸茂的付出,最開始是基於愛,是想讓碧雨開心,可是這並沒有換來碧雨的感激,反而讓她變本加厲,貪得無厭地索取。

任何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逸茂選擇離婚看似是一時衝動,其實是積攢了太久的失望。如果你不懂得在婚姻里保持和原生家庭的界限,不懂得回報別人的付出,那麼最後,很可能會失去原本屬於自己的幸福。

永遠不要用金錢去考驗人性,賭贏了是一生,賭輸了,對方的貪婪會永無止境,直到你徹底絕望。

「姐,我在這套房裡住兩年了,姐夫為什麼要賣掉」「我們離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