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我媽查出癌症了,你媽摔斷腿我伺候,咱取消各管各媽吧」

「老婆,我媽查出癌症了,你媽摔斷腿我伺候,咱取消各管各媽吧」

有人告訴我們親兄弟之間還要明算帳,做人不能吃虧,但是又會有人告訴我們人生難道糊塗,吃虧是福,我們的人生總是這樣充滿了矛盾,可見中庸之道是大智慧,但又有幾個人能做得到。這個世上最不缺的就是二極體,有一些人什麼事情上都要算帳,算計了一生,把自己算成了孤家寡人,又有一些人什麼事情上都想著退一步吧,忍一忍就過去,然後把自己的一生活成了一筆糊塗帳。

和精於算計的人在一起生活是十分累的,這樣的人什麼都要算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生怕別人占到他便宜,甚至和你在一起也是他百般算計來的最優解,這樣子的人是很願意和這種什麼事情上都想著退一步的人一起生活的,但是一輩子都是在算計,又怎麼能什麼事情都如了你的願?

今天講述自己故事的劉阿姨已經五十多歲了,卻執意要離婚,我們問起她要離婚的原因,她告訴我們她的丈夫就是一個精於算計的人,她的前半生已經糊裡糊塗的過來了,什麼事情都選擇的忍讓,她不想這樣子過一輩子。

「老婆,我媽查出癌症了,你媽摔斷腿我伺候,咱取消各管各媽吧」

01. 精於算計的丈夫

劉阿姨家裡的條件挺好的,她的爸爸是政府工作的,那個時候在很多人眼裡這個就是體面,所以每天到他們家裡說親的人都不少。而她的丈夫羅建軍是他們那個時候難得高中畢業的,可以說是他們那一塊兒文化水平較高的了,在很多人眼裡他們兩家人結合就是天作之合,劉阿姨本來也是這樣子想的,可是婚後的日子卻打破了她的幻想。

羅建軍騎著自行車把劉阿姨給娶回了家,還因為自己岳父的關係,他岳父在當地的企業里有認識的人,他也不用去做那些繁重的工作,而進了辦公室做了一個小職員。工作順利,一切都走向了正軌,但是生活在一起後劉阿姨就發現了自己丈夫有一個壞毛病就是什麼事情都要和別人計較三分,還總是是在一些小事上算計,一點長遠的目光都沒有。

他有一個專門的小本子,上面記錄的都是什麼今天誰借了他幾個雞蛋,明天又是誰借了他家的大米,甚至連接衛生紙這樣的小事都要記錄在冊,上面還記了誰借了他的自行車,他下次一定也要去借一回,不過像借錢這樣的事情在他這兒也根本不可能發生。但是對於他借別人的東西,他又總想著能賴就賴掉吧。

劉阿姨其實是挺不滿的,這樣子算計,搞得鄰居們都不太願意和他們家來往了,劉阿姨想著有困難了互相幫著點,才能更好的相處不是嗎,這樣的道理羅建軍高中畢業怎麼會不知道呢,但是一說起來他就是他這樣子的才叫做過日子,讓劉阿姨跟他也學著點。

甚至在工作上也是,他很討厭別人來找他辦事,和辦公室的同事們相處的時候也總是想著怎麼樣才能做最少的工作,辦公室的人對他也頗有微詞,但是在拍領導馬屁這件事情上永遠少不了他,但誰還不知道他是什麼人,別人都升了職就他一直是個小職員,這下連馬屁也不拍了。逢年過節,連給娘家帶什麼東西這件事情上他都是想著怎麼樣才更省錢。

「老婆,我媽查出癌症了,你媽摔斷腿我伺候,咱取消各管各媽吧」

劉阿姨其實也知道,羅建軍其實也是在跟她計較著這些,只是沒有敢放在明面上。現在的小年輕們,有什麼不滿就一個字分,而那個年代人們也總是勸和不勸分,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劉阿姨也抱著這樣子的心態,都已經嫁過來了還能怎麼班,所以面對這些事情她也總是想著忍忍就過去了,再加上倆人也已經有了孩子,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這麼過吧。

沒有想到有一天羅建軍居然敢把這事兒放在明面上跟她講。

02,咱們今天起開始各管各的父母吧。

其實無論是劉阿姨和自己的公婆,還是羅建軍和他的岳父岳母,關係都說不上有多好,也談不上有多壞,但是畢竟叫了一聲爸媽,孝順總歸是該有的,但劉阿姨沒有想到的就是這件事情上羅建軍居然要和自己分一個明白。

事情的起因是因為劉阿姨的媽媽因為腦梗住進了醫院,家裡花了很大一筆錢,媽媽才轉危為安,但還是要在醫院住一段時間觀察觀察,當然羅建軍也是出了錢的,可是沒想到這筆帳也被他記上了。

在劉阿姨的媽媽出院之後,羅建軍就和她談了一次話,說有些事情還是要分清楚一些,他們家裡頭從來沒有花過這麼大一筆錢,而劉阿姨媽媽生了一次病就快把這個家裡給掏空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要不從今天開始我們就自己管自己的爸媽吧,這樣互相也不會有什麼怨言。

「老婆,我媽查出癌症了,你媽摔斷腿我伺候,咱取消各管各媽吧」

劉阿姨萬萬沒有想到能聽到這種不是人的話,但周圍人都勸她,說兩個人在一起好好談談,他肯定也不是故意說這種話的。但是劉阿姨很清楚,她丈夫就是這樣子的人,這就是她丈夫心裡的真實想法,但是身邊的人都在勸劉阿姨離婚是一件大事你現在還有孩子,一定要為孩子考慮啊。是啊自己還有孩子,劉阿姨為了孩子再一次選擇了忍耐。

劉阿姨後來開了一家小賣部,小賣部的生意一直挺好的,她也就再也沒有管過羅建軍的爸媽,自然羅建軍肯定也是不會管她爸媽的。羅建軍看到她小賣部生意這麼好,想著自管各自爸媽這件事情劉阿姨都同意了,那麼從現在開始孩子生活花銷兩人也各自承擔一半吧,劉阿姨沒說話,羅建軍就全當她是同意了。

03,決心要離婚。

可以說劉阿姨這些年過的都是喪偶一樣的生活,雖然她的丈夫還活著,但和沒了沒什麼兩樣,日子一天天過去,孩子也慢慢長大了,劉阿姨的小賣部也變成了一個規模不小的超市。劉阿姨本來已經心平氣和了,可攔不住羅建軍非要觸她的霉頭。

劉阿姨的媽媽上了年紀,那天出去買菜,不小心摔了一跤骨折了,劉阿姨一直在家裡照顧。羅建軍怕自己爸媽出事,就帶他們去醫院做個檢查,沒想到檢查完之後他就給劉阿姨打了電話說:「老婆,我媽查出癌症了,你媽摔斷腿我伺候,咱取消各管各媽吧。」

劉阿姨沒有說話,直接把電話給掛斷了,然後把家裡人召集在了一起,說自己想離婚了,兒子說尊重媽媽的意見。羅建軍是不願意,說都是老夫老妻的了,離婚了也不怕別人笑話。

劉阿姨撇了他一眼說這麼多年了你都沒有怕別人笑話過,早就沒皮沒臉了,現在還擔心這些。

「老婆,我媽查出癌症了,你媽摔斷腿我伺候,咱取消各管各媽吧」

後來羅建軍也找過劉阿姨,想要劉阿姨放棄離婚這個念頭,但是劉阿姨跟我們講她這麼多年了,以前是為了不讓爸媽傷心,後來是為了孩子,什麼事情都忍著,總想著忍忍就過去了,畢竟孩子也不能沒有爸爸,但是到了現在她也總要為自己活著吧。

其實我一直是很佩服劉阿姨的,他們這個年紀的人有幾個能下得了決心去改變,但是人生也不過百年,誰又想就這樣蹉跎的過一生呢,總是要為自己活一回。

蝸角虛名,蠅頭微利,算來著甚干忙,我能明白那些人的心情,人總是怕麻煩,逆流而上的永遠是少數人,在過慣了安穩日子之後改變是需要巨大勇氣的,都是想著反正這麼多年都已經過來了,還能怎樣。

我也不是說每個人都要像劉阿姨那樣,只是希望在老了之後,回想起自己的一生,可以不後悔自己曾經的選擇,而不是在那裡自怨自艾,說怎麼就能把自己的一輩子過的這麼糊裡糊塗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