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宴上,公婆安排有錢親戚坐主位,女方父母坐在接菜口 新娘當場退婚

堂姐和他男朋友也談了幾年的戀愛,

最近總算是修成正果。

結果沒想到在婚宴上,

因為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婚禮辦砸了不說現在連婚姻都夠嗆了。

因為婚禮的計畫是親友們都直接去酒店,

只有很少的人陪著新娘在家裡簡單熱鬧熱鬧,

這樣的話人少不出什麼岔子。

所以前面都很順利的辦完,

在酒店的儀式啊什麼也都很順利,

問題就出在吃飯的時候。

 婚宴上,公婆安排有錢親戚坐主位,女方父母坐在接菜口 新娘當場退婚

儀式結束新郎新娘下去換衣服,大家就開席等著新人敬酒。

堂姐他們出來後就被認親的人帶著先去了家長桌,

誰知道剛到就吵了起來。

原因是安排座位的人把堂姐的爸媽,

也就是我叔叔嬸嬸安排到了背對禮台的位置,而且是個接菜口。

上菜下盤子都是從這兒走。不說今天是結婚,

我叔叔嬸嬸是娘家父母,就算是平時請客人吃飯也沒有這個坐法吧。

何況是結婚,大家都坐在大廳裡,

看到自己父母坐在那裡堂姐當時就氣炸了。

手裡的酒杯往桌子上一放,

旁若無人的問嬸嬸誰讓她坐在這兒的。

嬸嬸擺擺手說沒事,都坐好了。

 婚宴上,公婆安排有錢親戚坐主位,女方父母坐在接菜口 新娘當場退婚

堂姐還是不願意,轉頭很大聲的問新郎誰排的座位。

新郎臉上也很尷尬,不知道說什麼。

這時候新郎的媽媽站起來說:

沒人排,這是大家隨便坐的,沒想那麼多。是麼?

堂姐又拿起酒杯對新郎說,

那你給我介紹介紹這些長輩怎麼稱呼吧。

新郎看看自己媽媽,只好硬著頭皮開始介紹。

桌上主位是新郎爸媽,

緊挨著的客位是新郎的姨和姨夫,

叔叔嬸嬸,還有兩個竟然不是親戚,

是新郎爸爸生意的合作夥伴,

他們的共同點就是家裡條件很好,很有錢。

 婚宴上,公婆安排有錢親戚坐主位,女方父母坐在接菜口 新娘當場退婚

堂姐笑著對新郎說還真是巧啊。

這時候大家都發現氣氛不對,都轉過頭來看怎麼回事。

堂姐看看桌上的人再看看自己爸媽,

把酒杯直接扔到伴娘端的盤子裡,

一把扯下自己的「新娘」胸花,拉著叔叔嬸嬸就要走。

這時候桌上的人都趕緊站起來勸,要和我叔叔嬸嬸換座位。

我們在旁邊吃飯看著他們都站起來了也趕緊圍過去看看怎麼回事,

大廳頓時氣氛緊張起來。

 婚宴上,公婆安排有錢親戚坐主位,女方父母坐在接菜口 新娘當場退婚

這時候新郎的爸爸也覺得很沒面子,

臉色不好看還很嚴厲地說了句什麼。

簡直是火上澆油,不由分說堂姐拉著嬸嬸,

我們拉著叔叔很快就走的一乾二淨,

新郎家的人也沒有怎麼攔,怕打起來吧。

後來聽說新郎和他爸媽帶著很多禮物上門道歉,

堂姐還是很生氣,蜜月旅行也取消了。

倆人還能不能過日子還不知道呢。

在婚姻中,有人說,需要寬容,忍讓。

表面上看,似乎也沒什麼毛病,只是心裡會覺得不得勁兒,怪怪的。

如果婚姻真的是需要寬容和忍讓的,是不是太灰色了?

拋棄了自我的感受而換來的幸福恩愛,還是自己的幸福和恩愛嗎?

曾幾何時,擺脫封建禮教的桎梏成為了革命的開端,

轟轟烈烈,到了如今,似乎沒有誰再願意去束縛誰了,

而事實上的情況是,放任自流,也絕非良方。

於是,現實中的婚姻之內的人就在自我摸索,

自我管理,但效果如何呢?

離婚,不是解決問題的最終手段,

因為我們忽略掉了做人的最起碼的準則,那就是尊重。

尊重,不是沉重,更不是對自己對別人的束縛,

而是做人的最基本的要求。

大到一個國家,小到個人,尊重無不是重要又重要的事。

在現實中,在電視相親或者情感類的節目裡,

個人的感受和發現,說了一大堆的東西,

無不是要對方尊重自己。

有些人的尊重是有條件的,或者金錢,

或者地位權力,而當回到彼此的情感上來時,

有條件的尊重是虛偽的,空洞的,

煞有介事的,對於情感來說,那些都是累贅,

而是累贅了,也遲早有一天會發作起來,

因為隱患已經埋下了,剩下的只是時間的問題。

參考來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